相关内容

最新信息

最新关注

是否会有一种通用的癌症检测法?

  亚特兰大——癌症以一个名字隐藏着一百多种不同的疾病。这就是为什么,就像没有一种治疗癌症的通用方法一样,也没有一种检测癌症的通用方法。
  但这并不意味着科学家们没有尝试:如果研究人员能够发现癌症的一个独特特征或“生物标志物”——这意味着所有癌细胞都具有但健康细胞没有的特征——他们或许能够创建一个简单的测试来检测它。
  一个独特的癌症生物标志物可能是DNA。
  当然,DNA并不是癌细胞所特有的,人体的每个细胞都有。但是根据澳大利亚的一组研究人员的研究,癌症DNA的结构与健康DNA不同,这是科学家可以瞄准的目标。[7种你可以通过基因测试了解的疾病]
这是该团队去年12月在《自然通讯》(Nature Communications)上发表的一篇论文的前提。他们发现,由于其独特的形状,癌细胞的DNA与金纳米粒子紧密结合,而健康细胞的DNA则不然。
  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生物工程和纳米技术研究所教授、《自然》杂志这篇论文的资深作者马特·特劳3月31日在美国癌症研究协会(AACR)的年会上介绍了这些发现。
  为了说明癌症DNA是如何发挥不同作用的,特劳举起了一些“DNA”——他女儿的一个玩具,一长串五颜六色的小塑料碎片连接在一起。特劳说:“一旦你从人的细胞中提取DNA,对其进行纯化,并开始在实验室中进行检测,DNA就会变成这个样子。”
  但当DNA在人的血液中循环时,情况就不一样了。为了说明这一点,特鲁把玩具弄碎了。
这个打结的DNA团,当它来自癌细胞的时候和来自正常细胞的时候会以不同的方式皱缩,现在是研究小组癌症测试的目标。
  在去年12月的研究中,研究人员表示,他们能够在10分钟内用金纳米颗粒检测出90%的癌症——至少是他们检测的癌症类型。这意味着该测试成功地在90%的样本中检测出癌症(所有样本都含有癌症DNA)。
罗伯特·科威尔曼(Robert Kovelman)是总部位于圣地亚哥的生物技术公司Biological Dynamics的高级董事,他没有参与这项研究,但参加了讲座。
  然而,科威尔曼在接受《生活科学》杂志采访时表示:“我认为这项技术还处于早期阶段……说到底,问题在于(这项技术)将如何应用。”
  科维尔曼补充说,通用生物标志物检测的关键指标是,它能在癌症早期症状出现之前就检测出癌症。特劳和他的团队还没有测试他们检测癌症早期阶段的方法,那时血液中不会有很多癌症DNA循环。


罕见的癌症检测
  当然,在癌症早期就能检测出癌症的测试已经存在了——对常见癌症如结直肠癌和乳腺癌也有筛查。
  “困难在于,当它是一种罕见的癌症时,你永远不会进行人群筛查,因为它根本不经济,”悉尼大学医学院(University of Sydney School of Medicine)副教授维维豪厄尔(Viive Howell)说。[十大致命癌症及为何无法治愈]
  还有一些癌症是很难发现的。
  以脑癌为例。豪厄尔在接受《生活科学》杂志采访时表示,检测这种癌症的唯一方法是监测症状或进行核磁共振成像,这是一项非常昂贵的检测手段,不需要进行筛查。
  豪厄尔说,因为大脑受到血脑屏障的保护,血脑屏障阻止血液中的大多数化合物流入或流出大脑,所以癌症DNA很少从大脑进入血液。这意味着通过血液测试很难检测出脑癌。
  特劳和他的团队对他们的方法进行了多种癌症的测试,但没有一种是特别“罕见”的癌症,也没有一种是一开始就很难发现的癌症。豪厄尔说,她不确定他们的方法是否适用于这类癌症。
  但是,她补充说:“如果你能通过一些非特异性的东西早期发现一些东西,并且不歧视罕见的癌症,如脑癌、胰腺癌和卵巢癌……那将是惊人的。”


早期
  Trau的团队正在研究其他几种潜在的癌症生物标志物,比如那些涉及不同蛋白通路的标志物。特劳说,原因是“没有任何标记是完美的”。“如果你使用多种标记来减轻它的潜在弱点,你会得到很多实惠。”
  世界各地的其他实验室也在尝试这种方法。

  Shiran Shapira和Nadir Arber博士是以色列特拉维夫大学的研究人员,他们没有参与Trau的研究。他们正在研究一种血液检测方法,根据癌细胞表面发现的蛋白质差异,这种方法可能能够检测多种癌症。
Arber在接受Live Science采访时表示,要实现真正的通用生物标志物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他说,需要考虑的因素有很多,比如这些癌细胞在不同性别、不同年龄层甚至服用药物后的样子。
  在演讲中,Arber还提出了一个关于炎症的问题:由于导致癌症的一些途径也与炎症有关,您如何知道该工具能够准确区分两者?
  另一些人则提出了关于年龄的观点:随着年龄的增长,健康DNA的一些结构变化可能与癌症DNA的变化类似。
  特劳在接受《生活科学》杂志采访时表示,研究小组在他们的研究中测试了衰老的影响。他说,尽管有一些信号来自衰老过程,但大约90%的信号似乎来自癌变过程。至于炎症,“我怀疑这可能不会成为一个问题,”他说。“如果这是一个炎症信号,那么它会更早地降低我们的准确性。”
  但这些都是他想要彻底测试的东西,他补充道。“现在还为时尚早。”

关键词:通用的癌症检测法